当前位置:南阳市卧龙区靳岗欧雅铁艺店社会董文华沉寂10年到底是什么原因?
董文华沉寂10年到底是什么原因?
2022-11-21

多年来董文华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所有人都记得她曾是中国歌坛威威赫赫跨时代的女歌唱家,连续多年的央视春节晚会上都是隆重推出的主角,后来因为某些小道消息淡出荧屏数载。然而,对于很多人而言,董文华从未消失在他们的记忆中,在大多数国人心里只有她才是真正的“民歌天后”,是真正公认的中国歌坛殿堂级歌唱家、20世纪80年代至今最富盛名的中国歌坛巨星之一。

●董文华一夜之间被传闻缠身

2000年厦门远华案东窗事发,社会上的一些黑书、小报出于商业目的编造了一些传闻: “有位以专门演唱主旋律歌曲著称的著名女歌唱家,如何如何……”文章里讲的所谓消息都是用“据说”和“据传”为依据,谁都知道,这个传闻中说的“著名女歌唱家”就是董文华。而且据说消息还是来自中央“4.20专案组”的第一手资料。谁能不相信呢?希特勒的纳粹党宣传部部长戈培尔曾说:“如果撒谎,就撒弥天大谎。因为弥天大谎往往具有某种可信的力量。”

董文华15岁参军,从担任独唱,到2001年那个黑暗的日子,董文华的独唱生涯已经走过24年,可她才39岁。这个年龄加上她的演唱经历,正是黄金时代,但一夜之间,她被人利用职权打入“地狱”。这是为什么?据可靠人士透露,当年厦门远华集团开业庆典等大型活动曾多次通过总政首长邀请总政歌舞团赴厦演出,当时董文华作为总政歌舞团的主要演员,当然这些演出少不了她参与。如果论交情我想总政歌舞团当时去厦门演出过的那些演员们恐怕没有人不认识赖昌星本人吧,但就在此后远华案东窗事发后,传闻开始纠缠着董文华一个人,让当时事业正处巅峰的董文华承受了常人无法承受的压力,但就在此事发生后,当时的某位领导不知是为了保全自己、还是出于何种想法?不但没有第一时间对这件事情做出正确的处理,还任由此事无限量的扩大导致后来恶性循环,转移大众的视线,将一个很善良、单纯、厚道的演员丢给了社会,一些黑暗的书籍和小报创造了无限的想象空间,其中涉及黄河主流的丑闻给社会造成了不良影响,也对董文华的人身形象及名誉造成了致命性的打击。

董文华15岁参军照片

据悉后来著名作曲家谷建芬还曾专门赴厦门向“4.20”专案组询问了董文华的问题及情况,答案与董文华和“走私”是一致的,而赖昌兴本人也没有任何关系,回到北京后,顾建奋还做了一个特别的约会董文华。问董文华作为一个跨时代的歌手的人民的喜爱,她拿什么来忍受这些谣言和脏水?艺术家的生活是有限的,当时谣言都很清楚。当时组织为什么不澄清呢?原因何在?我想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尽管谣言阻止了智者,但当时的环境并不那么开放和透明,这是董文华最喜欢的歌手,在中国一些人的想象,想象会很好,我不能让人分辨真假,对董文华来说是很不公平的,这种现象是国人的悲哀,也是中国歌坛的一大损失!

●赖昌星说:外边的传言太离谱下流

2009年2月23日,凤凰卫视采访赖昌星,记者问:“你和董文华的关系被转移到了一片又一片的混乱中,世界上的情况是怎样的?“我没有文化,”赖昌兴坚定地说,“我小学三年级了,怎么会和董文华有什么关系呢?但我也承认董文华是个真正的朋友。我告诉他们有很多著名的歌舞团都是朋友,包括领导,首先,一些项目我市开业,还邀请他们来执行任务的重复,我认为舆论对董文华是不公平的。过高的谣言太低了,他们总是这样,凡是和我认识的人一个也不放过。”

●张楠坚信妻子被诬陷

董文华与丈夫张楠

在董文华被诬陷迫害的极其艰苦的岁月中,她无条件的支持和信任是她的丈夫,张楠。张楠比董文华大8岁,张楠在15岁进入歌舞团后,发现在董文华居住区的低矮平房里走出的小女孩不仅在舞台上,而且还像一个被改变的人,唱歌,唱歌,热情,简单,善良,尤其是在工作中。

董文华86年春晚演唱《望星空》唱的很深情

董文华经典歌曲《春天的故事》

3年以后,董文华18岁,26岁的张楠在1980的冬天难忘,他悄悄地把董文华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董文华问:“和我有什么关系吗??张楠紧张得手心冒汗,鼓起勇气对她说:“我觉得你很好。”,我们能交个朋友吗?”董文华说:“我们不是朋友吗?“我的意思是,”张楠说,“我不是指普通朋友,而是指那个意思的朋友。董文华沉默了一会儿,说:“我18岁了,我还太小,我想在你的事业上取得一些成就,不想这么早就恋爱。张楠立刻说:“没关系,我可以等你5年。”董文华说:“那会耽误你的时间。”,董文华的考虑不无道理。5年后,张楠已经31岁了,这不是东北地区的小事情。”“我不怕,”张楠对她说,我想等到头发变白为止。”董文华被感动了,轻轻地点了点头。5年之约,他终于娶了这位纯真的姑娘为妻。

在发生厦门远华案事件后张楠给了妻子信任和支持,使她能够面对铺天盖地的造谣诽谤而没有倒下。

●朋友眼中的董文华

总政歌舞团艺术指导、原团长印青:上世纪80年代,我还在南京军区前线歌舞团当团长时,就认识董文华了。她这个人很讲义气,对朋友很忠厚,快人快语,心里不藏东西。有时候我身体不好,她总会想着帮我弄点药、捎点东西,很记挂别人。2003年,我开始担任总政歌舞团副团长,2006年当团长。那段时间,很多人觉得董文华突然“消失”了。但实际上,她在团里、团外的演出都没有任何变化,也从未停止。团里每年都有大量、繁重的演出任务,无论到地方、下部队,一给她打电话,她总会立刻表态,“没问题,我肯定去”,从没耽误过。演出时,她在台上精神特别饱满,让我很感动。到2007年、2008年,她的状态越来越积极,几乎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到艺术和业务上。华子在团里人缘特别好,出门演出时,连舞蹈队的小孩子都争先恐后抢着给她提箱子。我们下基层演出也是,她特别受基层部队官兵的欢迎,只要她一唱完歌,台下便掌声雷动,很多观众也会拉着“董文华,我爱你”的条幅。